西甲

裁决 第六十九章 巴诺家族

2019-11-16 20:43: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裁决 第六十九章 巴诺家族

牢房里,陷入一片死寂。。。

众领主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目光看到了一丝震动和凝重。

良久,恩格斯环顾众人,缓缓道:“看来,我们得到了一个最糟糕的结果。”

领主们都是心头同感,神情凝重的纷纷点头。

在圣索兰帝国当,巴诺家族其实并不算最顶尖的存在。别说和四大家族五大公国等老牌贵族相提并论,就算是和五大骑士团家族或者某个地区的领袖家族比起来,也多有不如。充其量也只能算顶级家族的第二梯队。

可偏偏,就是这个家族,却让在场的领主们感到远比面对一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超级豪门更沉重的压力。

巴诺家族是帝国三大武器制造商之一。

无论哪一个城市,哪一家武器店铺的货架上,都摆着其铭刻着红翅鹫的兵器铠甲。尤其是在帝国十二个边军军团当,巴诺家族的武器装备,更是占了每年采购量的百分之五十以上。

这一切,使得巴诺家族在最近十几年来,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论家族的历史传承,论资历,论身份地位,在场的领主贵族们都能和巴诺家族平起平坐。可要论经济实力,大家捆在一起,也比不上这只凶猛贪婪的红翅鹫。

而说到巴诺家族,就不得不提帝国宰相唐纳德。

在唐纳德的走狗当,巴诺家族是最忠心,最凶狠,同时也最重要的一只。

这个家族依靠唐纳德的权力获取军方订单,销售武器。而唐纳德,则依靠巴诺家族的财富。罗党羽培养爪牙,不断壮大势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巴诺家族就是唐纳德的金库,也是他的禁脔。动这个家族,就跟同唐纳德直接开战也没有区别。

而且,巴诺家族虽然身份地位算不上显赫。但其财力雄厚,行事不择手段,远比许多豪门大族更难对付。

说白了,这个家族就是一条恶狗。

除了向唐纳德提供金钱上的助力之外,巴诺家族自身也在这几年急剧膨胀。他们依仗雄厚的财力招募了大量的强者,豢养打手,不但其私军规模完全超出了一个伯爵家族的限度,而且他们还和许多佣兵团盗匪团关系极深。

年前,巴诺家族和相邻的一个家族因为争夺一条刚发现的矿脉而爆发冲突。巴诺家族以对方杀害家族成员为由开战。

战争爆发前期。那个家族的许多重要成员都遭遇了巴诺家族强者的暗杀,同时,其麾下的商队和在外的产业,也遭遇巴诺家族勾结的佣兵团和盗匪团的全面袭击,一夜之间,千疮百孔。

冲突爆发的第天,纹章院下派的特使还在路上,巴诺家族就已经攻进了对方的城堡。将这个传承百年的家族上下一百多直系成员尽皆屠杀。

贵族之间的征战,原本司空见惯。可以说。这就是贵族阶层保持家族的狼性,淘汰不思进取的弱者的自然法则。无论是争夺财产,捍卫荣耀和尊严,甚至为情人决斗,都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可数千年来,贵族战争虽然残酷。却有着牢不可破的默契和规则。

胜利者可以夺取失败者的财富,可以占领他们的领地,但很少对其赶尽杀绝。这是人性的根基,是贵族阶层在杀戮和鲜血形成的规则,也是这个领导人类的统治阶层迈向更高明的台阶。

就算是当初罗曼皇朝被推翻。罗曼家族也的重要人物只是被圈禁而已。而一些不太有威胁的成员,则以一个小领主、小庄园主或者平民的身份,一边品尝着身为失败者的苦果,一边平安的过完了他们的一生。

而在其后的百年里,罗曼家族又诞生了许多出色的人物。有魔纹神匠,有画家,有历史学家,有音乐家……

他们的出现,一方面要归功于罗曼家族的传承,另一方面,则要归功于当初的胜利者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

可那一次,巴诺家族却制造了一场血腥而野蛮的惨案。

他们不但杀光了对方家族的成年男,甚至就连老弱妇孺也没有放过。当纹章院的调节特使赶到的时候,他看到的就只是一座满是黏稠鲜血的城堡,以及城堡前方的巨大榕树上挂满的尸体和成千上万的乌鸦。

这场惨案,引发了帝国贵族阶层对巴诺家族的集体声讨。有家族向议政院和纹章院提起对巴诺家族的指控,要求调查这场贵族战争巴诺家族的所作所为。有些家族则商议组成联军讨伐巴诺家族。

不过,最终这一切还是被唐纳德给压了下去。而巴诺家族,连一根毫毛的代价也没有付出。

而这一次,巴诺家族也加入到了卢利安的这场角逐之。

这个家族的大本营位于帝都平原距离普鲁行省两百公里处。因为其偏北的位置,面临着魔族和斐烈帝国的双重威胁。因此,卢利安战争结束之后,巴诺家族第一时间把经营的重心倾向了南方。

根据情报,巴诺家族已经在西纳西里行省,萨克森行省和卢利安购买了好几块土地。

尤其是在卢利安,他们在争夺一个位于慕尼城东北方向,与萨克森行省相邻的落魄爵领地时胜出,获得了一块面积超过三十平方公里的土地。

据说,巴诺家族已经准备开始修缮和扩建城堡,将其打造为要塞。以在魔族席卷北方之时,成为家族的避难所。

这些被出售的领地,都是世袭传承,属于原领主的私有财产,就连阿道夫大公也无权过问。因此,卢利安方面只能对此保持沉默。而大家听说,在争夺的过程,巴诺家族很用了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

“我早该想到,这件事和巴诺家族脱不了关系。”法诺猛的一击拳,叫道。

“是啊,”乔伊斯夫人道,“这些打矮人族主意的人当,巴诺家族就是最起劲的一个。他们是武器商。而矮人族正以采矿和锻造见长。如果能够控制矮人部落,他们获取的利益,将远超现在十倍。”

“这倒真是好算计,”法诺冷笑道,“一个地下城,就意味着数千个天生的矮人矿工和铁匠,加上矿脉,加上矮人的锻造手艺,再加上战斗力强悍的矮人战士,一口吞下去,巴诺家族立刻就能晋升为帝国举足轻重的超级家族!”

“难怪他们这么猖狂!”

“是啊,这样的机会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我估计,那些伪装盗匪袭击矮人车队的家伙,也是他们的人!”

“这个家族一向嚣张跋扈,况且,这样的诱惑,已经足以让他们不择手段,铤而走险了!”

领主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而越是议论,大家的心情就越是沉重。

卢利安不惧怕对手。但是,就像没有哪一个人愿意去面对一只疯狗一样,也没有人愿意去跟红翅鹫巴诺家族交战。

而且,除了唐纳德的支持和家族本身的财力之外,巴诺家族的继承人小巴诺,现在正是边军第五军团的军团长。

卢利安和边军第五军团的矛盾,众所周知。

当初正是因为阿道夫大公冲冠一怒,第五军团才被赶出了卢利安。

其后,这个军团被调到西南地区和以阿什利侯爵为首的贵族联军一道,防御龙门南下的斐烈本森所部。

本森撤退之后,第五军团却并没有离开。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军团和已经跟他们沆瀣一气的西南贵族,成了卢利安的一个恶邻。

因为在同斐烈帝国的战争,西南贵族联军接连惨败,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因此,当局势平定之后,他们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把目光盯上了卢利安,试图从卢利安的身上,弥补一点损失。

这一段时间,西南贵族对卢利安公国西北边境的一些城镇和领地,大肆骚扰。不但敲诈过境的商队,甚至还越境征税,霸占农田,牧场和矿山。

他们口口声声宣称是他们挡住了南下的斐烈军,庇护了更南方的卢利安。因此,这些城镇应该向他们提供补偿。

卢利安西北地区的领主们

,都是苦不堪言,纷纷写信向阿道夫大公求援。

而除此之外,这帮家伙也派了大量的人员前往卢利安。摆明了要在卢利安的蛋糕上,切上一块。

他们抢购粮食,囤积居奇,强买强卖,巧取豪夺。吃相之差,就连那些有着同样目的的家族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一段时间,阿道夫大公每天都会接到对这帮人或者与他们有关的人的控诉。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处理这帮家伙惹出的麻烦。

只不过为了大局着想,大公才忍了下来。

可谁知道……

“怎么办?”法诺看向恩格斯。

见恩格斯回望过来,他摆摆手道,“我这可不是试探你。说实话,如果不是他们在慕尼城里动手,我还真不想惹这群疯狗。我们可得想清楚,一旦公开审判,很可能就是骑虎难下了。”

“先汇报给大公吧。”恩格斯将莱乐读窝的口供收进怀里,凝眉道,“我觉得,这件事还不是这么简单。”

。(未完待续。。)I

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威海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榆林治疗性病方法
滨州好的妇科医院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姚行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