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破碎命盘 第一百零六章 被整蛊

2019-10-12 18:46: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碎命盘 第一百零六章 被整蛊

龙渊一口气跑了三里路,他回头一看,身后百丈处一条三丈长的长蛇正昂着头向他冲来。

“嘶~”龙渊长嘶了声,这蛇虽然不大,但是所过之处播土扬尘,树木也传出咔嚓的声音,可以见得那条人腰粗细的蛇虫体内拥有多大的力量。

跑!

龙渊一步一丈远,发丝因奔跑的速度被拉得笔直,拽的头皮有些发疼,但是他丝毫不敢懈怠,如今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与大蛇搏斗,该怂就怂。

直到跑得双眼有些发黑龙渊才暂缓了速度,小半个时辰过去,他又奔了将近有五十里路,后面已经没有了长蛇的踪影。

“呼!”龙渊大口喘着气,继续向前走去。手中的大蛇尸体上的骨刺已经被地面刮得没剩几根了。

半个时辰后龙渊回到了硕鼠栖居的山洞外,寻了水源将大蛇剖开清洗,扒皮之后,他进了山洞取了包袱里的一些佐料。将蛇肉切成数段以树枝串起,龙渊便在山洞口坐着,生火烧烤蛇肉。

龙渊受戚美然影响,调理手中的野味手法甚是娴熟。待到一截截蛇肉被烤得金黄,他将这些飘香四溢的烤肉拿进了山洞。

龙渊一个人在武场中坐下,大口咬着手中的山珍。大蛇虽然肉不多,但却非常结实,吃起来非常实在。

烤肉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山洞,不多时几只硕鼠便从另一条岔道中走来。

“好香啊。”三鼠鼠鼻子四处乱嗅,当看到龙渊手中的烤肉时,他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给。”

龙渊将一串烤蛇肉扔了过去,随后又分别向大鼠二鼠还有三只小硕鼠递了几串。

这几只硕鼠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所以也不作客气,尤其是二鼠,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拿到烤肉便往嘴里送。

“咦,这是什么肉?你哪儿弄的?”三鼠不像二鼠那样对龙渊有着敌意,坐在龙渊身边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其余几只硕鼠也坐了下来。

“我抓了一条大蛇,想吃我,结果被我斩了。”龙渊说道,接着他又把自己去找食材遇到僵尸遇到大蛇的事给三鼠说了一遍。

“一身骨刺?”三鼠眼睛睁得浑圆,又看了看手中的烤肉,嘴角抽搐了下。

“我怎么感觉这像是出现返祖现象的血兰狂蟒呢,也就是血兰荆棘蟒。”三鼠瞅了瞅烤肉上的骨茬,嘟哝道。

“的确是血兰荆棘蟒,只不过还是幼生体,只有几个月大。”大鼠咀嚼着蛇肉,开口道。

三鼠听了之后一下子噎住了,这血兰荆棘蟒如果自然长大就会成为六阶甚至七阶的异兽,如果降服驯养之后当一个战宠,说不定连帝国都会眼馋,而现在竟然被龙渊烤了吃了。

“怎么?不能吃吗?有毒?”龙渊疑惑着看了看三鼠,又看了看大鼠。

“呵呵,能吃。”三鼠道,他在心里暗骂龙渊是个败家子,这血兰荆棘蟒如果能给他的族人驯养,以后就不用担心被褫夺栖息地了。

“对了,那些僵尸是不是已经成精了?”龙渊问道,他可是被那些僵尸吓得不轻。

“那些僵尸我们也曾遇到过,没成精,估计是前朝的遗民不愿意奉大溏为主,世代居于此处,后来死后尸变而成,如果是千年僵尸王你还能逃得掉?”三鼠撇撇嘴,说道。

“啧啧,这些妖尸在这里为祸,要是能铲除就好了。”龙渊喃喃道。

二鼠瞥了龙渊一眼,冷笑了一声,他眼珠一转,随即说道:“你想除掉那几个僵尸?我给你画几张符纸,你去贴在那些僵尸的额头上,再把那些僵尸扛到空旷处,等日光一晒,过不了多久就会化成枯骨了。”

“真的?你给我画几张,我这就去把那些僵尸给除掉。”龙渊一脸希冀的看着二鼠。

“你怎么……”三鼠听得莫名其妙,二鼠什么时候会画符了。

不过三鼠还没说完,二鼠就瞪了他一眼。三鼠与二鼠从小玩到大,心思一转便闭了嘴。

二鼠起身走向岔道,不多时便回来,手中拿了几张黄纸递给了龙渊。

三鼠斜着眼睛看了看几张黄纸上的朱砂画迹,脸朝一边捂着嘴笑了。

“敕令@#%¥¥#,敕令&*…!%¥,……”

上面只有敕令两个字是人族文字,其余的则是硕鼠族的文字,翻译成人类的语言便是“你个蠢货”、“看你怎么死”、“傻缺一枚”……

“我在《僵尸先生》图集中看到一些方士的符箓,跟这一模一样,我这就去把那几个僵尸给降服了,免得危害人间。”龙渊说着便抬步要出山洞。

“慢着,这里有一碗符水,你喝了,关键时候能有意想不到的结果。”二鼠端着一碗黑水,里面还有烧过的纸灰,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龙渊接过碗,咕嘟几声将水喝了个干净。之后便大步流星地走出山洞。

时值丑时三刻,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龙渊一心想着除掉几个僵尸,出了山洞便向那个破败的庄院奔去。

“我说老二,你给他喝的啥?”三鼠一脸贱笑。

“巴豆。”

“矮油,你怎么这么坏,不过我喜欢。”三鼠笑的样子当真是应了贼眉鼠眼这个词语。

“别太过分了。”大鼠吃着烤肉,平淡地说道。

“没事,给他点教训而已。”二鼠看了看三鼠,道,“走看戏去。”

“等我拿两瓶陈酿。”三鼠跑去提了两瓶酒瓶,又抄了四串烤蛇肉,同二鼠一起出了山洞远远地跟在龙渊后面。

龙渊来到庄院前,此时天上流云碍月,将月光遮拢了去。蹑手蹑脚地进了庄院,龙渊发现院内已经没有了僵尸的踪影。他屏住呼吸,几个踮脚便跑向了僵尸所在的屋内。他身上的伤口早就被他用蛇油涂上,血液的气味一时散发不出来。

在龙渊前脚进了庄院后,二鼠三鼠便来到了庄院。

“关门看他们对咬。”二鼠说道,然后取出一个鼠形的雕塑摆放在庄院门前,一股奇异的波动蔓延开来,整个庄院便自成一界,犹如牢笼一样。这鼠形的雕塑是一件空间法器,是大师留给他们作防御之用。大师有时会离开居处,那个时候这个鼠形雕塑便能发挥作用。

“会不会太过火了。”三鼠道。

“没事,我带陈年糯米了。坐下,喝酒吃肉看戏。”二鼠坐在门槛上靠着门框,翘着二郎腿,好不自在。

屋内几个僵尸都躺在棺材中,似是在睡眠,一张张棺材板平放在地面上。

“这些僵尸为什么不盖上棺材盖?”龙渊心中疑惑。

此时天空上流云偏移,月光重新洒向大地,而皎洁的月华透过墙壁上的一个个孔洞投射而下,照射在几口棺材内。

那几个僵尸沐浴月光,脸上浮现了满足的表情。

龙渊吓得不敢有任何动作,原来这几个僵尸都在这里吸取阴月之精,当银月西去时能从墙壁上投射光芒照耀棺中。

不多时,长天中浮云追月,又一片云朵遮挡住了皓月的光辉,龙渊趁这个机会连忙上去将手中的六张符箓一一贴到了僵尸的额头上。

“呼!”

龙渊长舒了口气,舒缓了下紧张的情绪后他扛起一口棺材便去了院中。

“等天亮了,这几个僵尸就会被晒死了。”龙渊笑了笑,转身再度走向屋内。

就在龙渊刚转过身去,院中的棺材内,一个僵尸坐立起来。

龙渊接着扛起第二口棺材,当棺材落在他的肩上时,上面的棺材中,僵尸猛然坐立起来。

龙渊无觉,转身迈步,想走到院中。因为棺材过于沉重的原因,龙渊低着头,不过他此时愣了一下。

一双脚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扑通!扑通!

龙渊看着那双绣金长靴,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视线缓缓上移,一只僵尸正站在他面前三尺处!

就在这时,他肩膀上的那口棺材中的僵尸两手扒住棺材的板壁,将脸伸到龙渊面前。

“啊!”

“啊!”

“啊!”

龙渊一个劲儿的狂叫。

吓破胆了。

被他这么一叫唤,其余的四口棺材中四个僵尸同时坐立起身,缓缓地将扭脸,看向龙渊。

“叫啥,还不赶紧跑。”

门口三鼠啜了一口酒,淡淡地说道。

“嗷!”六个僵尸同时呼吼一齐向龙渊扑去。

龙渊抓着棺材向面前的僵尸砸去,在惊惧关头龙渊的力气出奇的大,直接将面前的僵尸砸到在地。他之前与僵尸交过锋,全力扫腿都不能让其挪动半分,而今却能将其砸倒在地,可见龙渊在危机关头爆发的力量有多大。

龙渊脑子一片空白,抬步就向门外冲去,刚迈两步,他忽然感觉脚踝处猛然一凉。

倒地的那个僵尸一把抓住了龙渊的脚脖,使得龙渊直接甩倒在地。

龙渊挣脱不开,眼见着四个僵尸跳来,他拔出背上的蓝光剑贴着腿肚子一刺,插进自己脚跟与僵尸手掌接触的地方随后用力一别,将僵尸的一指别开。抽腿后龙渊躺在地上屈膝往上一蹬,因为一个僵尸已经向他扑了过来。

一脚蹬开扑来的僵尸,龙渊连滚带爬出了屋门口,箭步向大门冲去。

砰!

在将要出大门的时候,龙渊像是撞到了一堵墙上一样

,被反弹飞回。

龙渊被撞得眼冒金星,等他回神过来,只看到一对两寸长的獠牙迅速接近。

原来这个庄院已经被罩上了肉眼不可辨的护罩,龙渊被护罩弹回正好后背靠进一个僵尸的怀里,被僵尸伸直的双臂托着腋下。

千钧一发之际,龙渊手臂上伸,身子往下一缩,躲过了致命的一咬。不过却也被那个僵尸重重的踹了一脚。

这几个僵尸力大无穷,一脚下来都有两三千斤的力量,直接龙渊踹飞撞到护罩上又砸落在地上。

龙渊不顾周身的痛楚,双腿聚力,猛然纵跃想要越墙而逃。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他一头撞在了“墙”上被反撞而回,下面的一个僵尸瞅准了龙渊,双臂一收而后遽然向坠落的龙渊刺去。

龙渊情急之下以蓝光剑身贴在身上,挡住了那十根乌黑的指甲,否则他的身上必然出现十个指洞。

落地后龙渊沿着墙跑,想要找到出路,六个僵尸在后面发狂一样的追逐。

雅安治性病好的医院
贵港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宁德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延安好的性病医院
贵港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