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鬼咒 1915.第1915章 二十八宿

2019-10-12 22:27: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咒 1915.第1915章 二十八宿

那盏青灯反应奇快,向上一个弹跳,躲了过去。

叶孤帆的铜钱走空,落在老远的地方,砸中地上的碎石,发出了当地一声响。

呼呼……

见到叶孤帆发作,四周的青灯一起扑上,走马灯一般,围着叶孤帆转动,各种鬼叫之声,也从青灯里面传出,试图扰乱叶孤帆的心神。

叶孤帆脚踏罡步,在乱石堆中迎战,虽然艰难,但是却并不出万人斩,只是寻找机会,弹出手里的铜钱。

只可惜,叶孤帆的铜钱,每一次都是走空,从无命中。

上官跟在叶孤帆的身后,偶尔也会出手,帮着叶孤帆迎敌,同时叫道:“叶孤帆,你要换一个攻击手段啊,这些铜钱打不中扶桑老鬼,你扔出去干什么?”

“战斗刚刚开始,你急什么?”叶孤帆我行我素

,依旧将手里的铜钱向外弹出。

扶桑老者站在西南角,冷笑道:“叶孤帆,我以为今夜里会有大手段,没想到,反倒不如昨夜了。莫不是黔驴技穷,茅山派的法术,已经技止于此?”

“老鬼,你们的手段也没见涨啊,彼此彼此!”叶孤帆挥剑迎敌,道:“一夜的光景,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老者一挥手,喝道:“布阵!”

青灯转动,昨晚的阵法又来,一盏盏青灯,接连向叶孤帆撞来。

“来吧!”叶孤帆弹出手里的最后一枚铜钱,铮地一声拔出了万人斩!

龙吟虎啸般的剑鸣声中,那些青灯都是微微一滞,不敢向前。

“原来今晚带了法器!”扶桑老者哼了一声,挥手道:“我们扶桑人崇尚武道,没有畏首不前的。变阵,上!”

受到老者的鼓动,那些青灯再一次变阵,一字长蛇,向着叶孤帆扑来。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破!”叶孤帆挺剑直刺,脚下稳如泰山。

今晚,手里的万人斩威力,远胜于昨晚的桃木剑,所以叶孤帆对付这些撞来的青灯,也格外轻松。

噗噗噗……

轻轻的爆破声中,五六盏青灯已经被挑破。而叶孤帆面不改色,手中万人斩,连颤抖一下都没有。

嗖嗖嗖,后面的青灯来得更急,一个接一个撞在剑尖上,以大无畏的姿态,自取灭亡。

“呵呵,这些扶桑老鬼够蠢的,明知送死,还要飞蛾投火。”上官躲在叶孤帆的身后,轻笑道。

叶孤帆一边迎敌,一边冷声说道:“灯灭,鬼不死,这些老鬼比你想象的要聪明。”

说话间,又是数十盏青灯撞在剑尖上破灭。此刻,叶孤帆渐渐地感觉到了一点压力,但是脚下依旧很稳,没有像昨晚一样后退。

“屋里哇屋里哇!”扶桑老者突然大叫了一句扶桑语,青灯阵全部爆开,炫目的青光,让叶孤帆一阵眼花缭乱。

还没等叶孤帆看清楚,只见那些散布在空中的流光,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圈圆球,将自己包围在其中。

就是说,原先的上百盏青灯,忽然裂开,又组合成了一个巨大的灯笼,把叶孤帆装在了这个灯笼里。

压力,渐渐地从四周袭来。

上官觉察到不对,道:“叶孤帆,现在他们的阵法很大,边缘处必然不够坚固,我们应该早点出去啊!”

“急什么?”叶孤帆冷笑,手中剑疾指,口中杀鬼咒念动不停。

但是这些扶桑老鬼合力组成的青灯,的确坚固。即使万人斩的强大煞气,也无法刺破。

扶桑老者站在灯笼之外,挥舞着双臂,口中屋里哇屋里哇地大叫。大灯笼继续缩小,不断地给叶孤帆施压。

渐渐的,那灯笼缩到了直径一丈左右,上官感受到压力强大,便主动冲撞了几次,可是每一次都被弹了回来。

“叶孤帆,你再不想办法,我们俩可就要成为阶下囚了!”上官变色,道:“我无所谓,你是茅山法师,这个脸丢不起吧?”

按照这个速度和压力来分析,再有一炷香的时间,叶孤帆会被压缩成樱桃小丸子。

“噗……”叶孤帆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万人斩上,随后剑指长空,大喝一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破!”

一道红光向上冲去,噗地一声刺破了青灯壁垒。

这巨大的青灯,就像气球一样,一旦被刺破了一个点,就立刻爆开。只见光芒闪动,无数点流光,又向四周飘荡而去。

“灵宝法司大印,起!”叶孤帆随手向上抛出一张纸符,接着手中剑接连指了三指。

加印纸符受到催动,冉冉飞上天空,顷刻间,一道柔和的橘黄色光芒,从半空中洒了下来,并且迅速地向坟场四周扩散而去。

附近那些爆开的流光,被加印大符投下的光辉一照,立刻现出了扶桑老鬼的本相,一个个身着军装,但是却衣冠不整,破破烂烂。

“八个,屋里哇乌拉!”扶桑老者知道不秒,向后退了几步,同时挥手大叫。

似乎他也知道这是道家法印,威力巨大,所以在指挥那些老鬼们后退。

“想走?”叶孤帆一声冷笑,手中剑忽然平指,身体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天地无极,人间有法!”

刷……

四面八方,忽然从地面上射出一束束亮光,将整个坟场包围在其中。

那些扶桑国的老鬼们,见到地上射出的灯光,都是一愣。

叶孤帆抓住机会,手中剑举在头顶,猛地转了三圈。

加印大符的光圈扩大,刚好抵达四周的灯光处,结合那些灯光,构成了一个密封的环境。

“叶孤帆,你这是什么阵法?”扶桑老者大吃一惊,厉声喝道。

上官婉儿却比较聪明,转了一圈,道:“二十八道光柱,东西南北……二十八宿,叶孤帆,这是你刚才丢出去的铜钱吗?”

“没错,没有这二十八宿大阵,还真的不容易将这些东西一打尽!”叶孤帆剑指天空,看着扶桑老者,道:“老鬼,你们都已经在我瓮中,投降吧!”

刚才一开始,叶孤帆故意佯装攻击,弹出二十八枚铜钱。那些铜钱的落地位置,都是叶孤帆算过以后,根据阵法来的。为的就是这一刻,从四周拦住这些老鬼。

――月初,很多朋友手上有保底月票,请支持一下。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有哪些主治医生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手术价格是多少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有哪些医生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大概费用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导医台电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