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启动民营经济将减少产能过剩现象

2019-10-08 23:17: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经济的调整周期与全球经济的调整周期是“互动”的、相互影响的,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必然恶化中国经济已经显现的“产能过剩危机”,起码是无法向国际市场转移产能,使中国央行在释放货币宽松信号时畏首畏尾:不刺激,经济将继续下滑;刺激大了,产能过剩将更严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直到4月底仍然看不到央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原因之一。

但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全球央行纷纷转向“保增长”,中国央行不可能“洁身自好”,适度宽松、定向宽松已经是5月的必然选项,更何况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空间很大,存在降息空间。

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是产能过剩和高库存,货币政策要在抑制新增产能与去库存的两条战线上同时出手。在全球经济萧条的背景下,我们必须立足国内消化产能,同时不能再度刺激新的传统制造业铺新摊子。

比如钢铁业,现在的产能已经高达9亿吨,仍然在建的还有1亿吨以上,而国内目前能够消化的最多7亿吨。此外,还有水泥、玻璃等建材和大型建筑施工机械,以及汽车业都严重过剩。在这个背景下,一味地、全面地释放流动性只能使产能过剩情况更严重。

但反过来看,中国有非常多的企业在嗷嗷待哺,尤其是很多能够消耗(过剩)产能的国家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在急等着资金开工。因此,笔者认为,在房地产库存极大的背景下,货币政策不可能再向房地产倾斜,起码在两年内,房地产业不具备继续吸纳传统制造业产能的能力,目前能做的惟有大力支持国家级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比如增加对高铁高速、水利设施,城市道路建设的贷款。当然,这只是“治表”,是“权宜之计”,争取时间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经济硬着陆,在保证经济相对平稳运行的大环境中抓住改革的有利时机——通过改革“去库存”。

产能过剩本身不可怕,供过于求也是市场经济的正常表现,问题是要抓住造成产能过剩的总根源。必须认清造成中国产能过剩的根子不在市场,而在体制,在指导思想。

为什么各地明明知道产能过剩,还要坚持上马很多大的制造业项目,尤其是盲目地扩大钢铁、汽车等严重过剩产业?一是地方主义,很多地方没有全国一盘棋概念;二是不懂得实体经济不等于制造业,以实体经济之名发展制造业,造成过剩。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以国内生产总值(GDP)挂帅,却不知道GDP的含金量大不同。产能过剩虽然也产生GDP,但那是“负资产”,是没有用的GDP。但是,为什么这么多没有用的GDP却在一个劲地上呢?

原因就在于,地方政府决策短期化,被局部利益牵着鼻子走,缺乏因地制宜的论证,企业行为弱化,市场规律不起作用。这才是本原。很多事实说明,地方政府常常因为“头脑一热”,“逼着”银行放款,而银行业盲目地相信“国家意志”,认为地方政府不可能破产,因此乐于参与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投资,结果几亿、几十亿的大项目轻松过关,导致大量信贷资金都投向了高投资、高消耗、高污染、低产出的“三高一低”项目,造成严重的产能过剩。

中国式的产能过剩其实是市场化严重缺乏的表现形式之一,是“国有企业做大做强”的误区之一,也是“国家垄断”的伴生物。仔细分析,凡是产能过剩的行业,一定是国企垄断或国企主导的行业。

大型国企在信贷、土地、财政等多方面享有诸多特权,国家绝大多数的优质资源都向国有企业倾斜,使它们有极大的冲动和足够的力量去扩大产能,以提高政绩。因此,要克服产能过剩危机,第一条就是改革,尤其是要抑制国有企业不断“做大做强”的冲动,减少对它们的各项扶持优惠政策。与之相反,对民营企业则要扶持,尤其是在准入环节上的扶持,让具有市场经济特色的企业享有更多的国家资源,让它们与国有企业平等竞争,使国民经济实现向市场化的转型。

从整体上减少计划经济色彩,扩大市场经济比重,不仅是提高效率的关键,也是消化过剩产能的关键。必须看清中国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还没有枯竭,尤其是蕴藏在民营企业中的增长动力还很大,它们有消化过剩产能的实力,关键看政策,关键看改革。

在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惟有启动内需,启动民营经济,才能在抑制新增产能的同时慢慢消化库存,为走向新的经济增长周期积攒能量。

攀枝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玉溪白癜风治疗费用
哈尔滨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攀枝花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玉溪好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