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80后夫妻闹离婚礼金说不清女方开大挂车搬

2019-10-13 06:5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80后夫妻闹离婚礼金说不清 女方开大挂车搬嫁妆

  慈溪龙山有一对年轻的小夫妻,结婚两年多,近日到慈溪法院打离婚官司。案件并不复杂,法官也很快判决,不过昨天亲眼看过女方搬嫁妆的场面,那可是雷倒人。

  离婚案礼金说不清

  小严今年26岁,丈夫小杨比她大一岁,两人2010年2月登记结婚。

  婚后一个月,夫妻俩就去西安做生意,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生活,偶尔才回一趟慈溪的家。

  在异地共同生活打拼两年,夫妻俩的感情变差了。小严觉得与丈夫不能和谐沟通,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两人性格格格不入,与其这样,不如趁双方都还年轻,尽早结束这段婚姻。今年4月,小严离开西安回家。10月,她向慈溪法院起诉,要求离婚。

  法庭上,丈夫小杨对离婚也没有异议。不过两人最大的争议焦点在于,小严要求将她结婚时价值10万元的嫁妆都搬回娘家去,还提供了三页的嫁妆清单。而小杨不同意。他说,结婚时送了聘金16万8千元到女方家,而女方只回礼1万8千元,离婚的话,这嫁妆应该留在男方家。

  “如果她要拿走嫁妆,就要返还聘礼。”小杨坚持。

  小严则说,当时回礼回了12万8千元。

  “大家都有媒人的,到底回了多少,可以去问啊。”小杨很不愉快。

  开庭一个多小时,经法官调解,两人对嫁妆、婚后财产归属终于达成协议:两人离婚,嫁妆归小严,夫妻婚后共同购置的一台价值8万元的机床归小杨,由小杨补给小严4万元。

  搬嫁妆场面浩浩荡荡

  昨天上午,小杨的父亲已经将协议中谈到的给小严的4万元交到法院。

  上午10点多,搬嫁妆行动开始。承办法官与书记员到场见证整个搬嫁妆的过程。

  夫妻俩的家在国道边,是两间三楼的房屋。“进去里面什么都很新。”书记员说,“听说男方妈妈很爱干净,经常来打扫的,所以地板也是干干净净的。”

  小严叫了一辆长长的挂车。“有十七八米长吧,就是运集装箱的那种车。”书记员说,“听说女方的亲戚是做物流的。”

  小严的父母来了,她家的三大姑八大姨齐上阵,还叫来拆装家电、搬家具的师傅,十多人的阵仗。而小杨没到现场,只有小杨的爸爸来了。

  虽然结婚两年多,但因为两人都去了西安,这个家基本上没怎么投入使用,家里种种都是新的。彩电有三台,空调有二台,还有冰箱、洗衣机、油烟机……都让师傅拆下来装上车了,水壶、晾衣架、杯子、托盘,小到一个竹篮,全部招呼上车。

  “有四条被子没了!”小严向法官抱怨,“这是最好的几条被子,每条都要2000元多呢。肯定是被他们拿走了。”小严点得格外仔细。

  在一台微波炉前,小严又停住了。“这台微波炉的说明书呢?”小严问,“还有保修卡的。我前几个月来的时候,这个微波炉还没打开使用过呢,现在已经是打开的了,是谁用的?”小严一定要男方把微波炉说明书交出来。她的亲戚们也在一旁助阵:“没有说明书让我们怎么用啊。”

  见此情景,小杨爸爸只说儿子开完庭已经回西安去了,他也不知道的。

  在搬一台电视机时,小严的家人以为电视机坏了,最后才发现是插座没电。

  花瓶、陶瓷工艺品、餐具、剪刀、地毯、脸盆、十字绣、铁树、兰花、毛巾、塑料调料盒……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小严一个都不落下。

  中午12点半,长长的挂车,装满了。

期货
野史秘闻
新生儿
分享到: